蓝冠娱乐
地址:
电话:
传真:
电子邮件:
位置:主页 > 产品新闻 >
在出租房里“做爱”的那个女孩
来源:δ֪ 日期:2019-01-10 16:37

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「故姐」

每晚十点十五分不见不散

文 ✎ 故姐

结婚几年,在对方心里,她不过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,意外怀孕,竟被小三陷害失去了孩子,万念俱灰的她该如何反击?


看完今晚的内容,只想告诉各位大家,就算再喜欢一个男人,也不应该付出所有。在感情里,女人一旦太软弱,只会输得一无所有……


第1章

你怀孕了


夜里,秦默辰从背后抱着程晓月,细细的亲吻着她的后颈和耳垂,哑声低笑:“想要吗?”

程晓月浑身紧绷,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

秦默辰在她的身上摸索着,声声诱惑:“只要你说想要,我就给你。”

纵然程晓月再如何的克制自己身体里的感觉,却也无法否认她已动情的事实。

“默辰……”

听到她柔软似呻yin的嗓音,秦默辰讥讽的扯了扯唇,一个翻身便压在了她的身上……

秦默辰覆在她的耳边,略带讥讽的笑着:“我说过,你想要的我都能满足你,所以……以后不要再找诗雨的麻烦。”

‘轰!’

程晓月瞬间感觉一盆冷水从头顶当头浇下,浇退了她所有的热情和憧憬。

前一刻,她真的以为秦默辰对她还是有感觉的,所以愿意主动碰她。

可现在看来,幻想终究是幻想,永远成不了真。

黑暗中,她盯着身上的男人,颤声开口:“你是为了安抚我,让我不要去欺负宋诗雨,所以才碰我的?”

“你以为呢?”秦默辰轻笑了一声……

刚刚的温情瞬间变成了残酷的羞辱。

程晓月浑身颤抖,哽咽的声音里含着无尽的怨恨:“秦默辰,你可知道从你救起我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爱上了你?可你总是仗着我爱你,便肆意的羞辱我,伤害我,你真的好狠。”

“如果我知道你会这样不择手段的‘爱’我,或许……那一年我就不会救你。”

心在这一刻仿佛被捏成了碎片,一抽一抽的疼。

他说,如果早知道她会这样爱他,他或许就不会救她。

呵呵,她对他的爱,就真的让他这样厌恶?

秦默辰收紧手臂圈着她的腰,咬着她的耳垂喘息轻笑:“哦,对了,我爷爷说,只要你为秦家生一个继承人,那么……他便不会再拿诗雨威胁我,甚至允我跟你离婚,所以晓月……我们得抓紧时间造人了。”

所以晓月……

多么温柔的轻唤,说出的话却比任何利器还要伤人。

秦默辰,你就仗着我爱你,非要这么羞辱我么?

如果哪天我不爱你了,你又会怎样?

“恭喜你,程小姐,你怀孕了。”

从医院出来,程晓月整个人都迷茫了,她竟然怀孕了,怀了秦默辰的孩子。

现在该怎么办?要告诉秦默辰么?

可秦默辰根本就不爱这个孩子,在他的心里,这个孩子甚至还是他跟她离婚的筹码。

可若是不告诉秦默辰,等肚子大起来也终究瞒不了多久。

她该怎么办才好?

正犹豫间,手机忽然响了。

她垂眸看了一眼,心头微微跳了一下,竟然是秦默辰打来的。

秦默辰可是从来都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,这个电话几乎让她的心里涌过一抹激动,甚至让她有那么一瞬间想立刻告诉他这个孩子的存在。

只是电话接通,秦默辰那对她充满嫌恶和鄙夷的低吼让她心里的激动瞬间荡然无存……


第2章

我怕你下毒


“程晓月,你可真卑鄙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,你有什么不满,尽管冲我来,又或者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,你为什么非要去我父亲那里告状?”

程晓月沉默了两秒,幽幽的问:“怎么?我又无意中对那个女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?”

“我警告你,不要再到我父亲那里打任何的小报告,若诗雨再受到什么伤害,我定饶不了你。”

秦默辰冷冷的说完便挂了电话。

程晓月盯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,忽然讽刺的笑了起来。

去秦父那里告宋诗雨的状?呵,她程晓月还没有那么无聊。

敛去笑容,她将手里的化验单揉成一团,毫不犹豫的扔进了身旁的垃圾桶。

没有必要告诉他这个孩子的存在,没有必要了。

傍晚,当程晓月回到家时,竟意外的看到秦默辰和宋诗雨坐在餐桌前,碗筷未动,似是在等她。

秦默辰看了她一眼,淡淡的道:“过来。”

程晓月没动,只是面无表情的道:“还是不了,免得打扰到你们。”

秦默辰微微蹙眉,宋诗雨忽然走过来,拉着她的手臂楚楚可怜的道:“今天这一桌子菜都是我特意为你做的,算是我向你赔礼道歉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秦叔叔那告我的状了,可以么?”

“呵呵……“程晓月盯着她讽笑,“你做的啊,那我可不敢吃了,因为……我怕你下毒。”

“程晓月!”秦默辰沉沉的喊了她一声,语气带着警告。

程晓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盯着宋诗雨楚楚可怜的小脸,轻笑道:“还有,宋小姐这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,还要特意做一桌子好菜来跟我赔礼道歉?”

宋诗雨咬了咬唇,一脸无害的道:“我知道,默辰哥喜欢我,让你心里很不好受,可是感情都是无法控制的事情,我和默辰哥是真心相爱,你们现在结了婚,我也不求什么,只希望能每天看到默辰哥就心满意足了,所以还请晓月姐你能成全。”

呵呵,成全,这话说得多好听啊。

程晓月张嘴刚想反驳什么,一股鱼腥味忽然从餐桌飘来,惹得她胃里一阵翻涌。

她再也忍不住,甩开宋诗雨便往洗手间冲。

而秦默辰却以为她是故意做出这么一副恶心的模样,顿时脸色铁青的跟了上去。

宋诗雨一瞬不瞬的盯着程晓月仓惶的背影,恶毒的眸中闪过一抹猜测。

秦默辰靠在洗手间的门上,冷眼盯着狼狈呕吐的程晓月,唇角的弧度似讥似讽:“我以前倒是没有发觉,你竟有这么好的演技。”

程晓月扶着洗手台的手瞬间收紧。

呵,他竟然以为她呕吐是在演戏。

捧起水洗掉唇角的污秽,她看向他,幽幽的笑道:“比起你心爱的宋诗雨,我可是不及万分之一。”

“哼,她可不像你。”秦默辰嗤笑,“你这么好的身体也能吐成这样,真是叫我大开眼界,不是柔弱的人,又何必装柔弱?”

程晓月紧紧的握着身侧的手,即便指甲嵌进掌心中也丝毫不觉得疼。

正在这时,宋诗雨忽然端着一个杯子走了进来……


第3章

有本事打死我


她冲程晓月体贴的道:“晓月姐,现在外面这么热,你刚从外面回来就吐了,怕是中暑了吧,喝点冰冻的可乐要好些。”

“安小姐,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喝浓茶、咖啡以及冰冻类饮料,这对胎儿的发育都有影响。”

耳边顿时响起医生的嘱咐,程晓月冲她淡漠的道:“不用了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宋诗雨顿时做出一副伤心委屈的模样:“晓月姐,我知道我现在做什么,你都讨厌,如果你实在不想看到我,那……那我搬出去好了,只希望你不要再去秦叔叔那里告我的状了,算我求你。”

程晓月还是不为所动。

秦默辰冷了冷眸色,接过宋诗雨手中的可乐递到她面前,冷声道:“喝下去!”

“我不喝。”程晓月倔强的瞪着他。

秦默辰脸色越发的阴沉:“一杯可乐而已,喝了又不会死,更何况这也是诗雨的一片好心。”

“呵,我这人惜命,恶毒女人送来的东西,我可不敢喝。”

“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“算了默辰,你不要怪她,她这么讨厌我,不领我的情也是理所当然的,只是……她怕是还会去你父亲那里告我的状,默辰哥,你说……我该怎么办啊?我到底要怎样做,她才肯放过我。”

吐过之后,程晓月的太阳穴突突的跳,脑袋更像是要炸裂一样的疼。

现在听着这宋诗雨装模作样的话语,程晓月的心里更是一阵烦躁。

她抬手就挥开面前的杯子,冲宋诗雨厌恶的低吼:“你装够了没有,你这么会演戏,为什么不直接去做演员了,偏要在这里勾引男人!”

“程晓月!”

伴随着一声阴沉的低吼,程晓月的手臂骤然被一股大力狠狠一扯。

她一抬眸便看到了秦默辰扬起的大手,脸上瞬间浮起一抹冷笑:“打啊,有本事打死我。”

秦默辰狠狠的瞪着她,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,扬起的大手一直都在抖。

良久,这一巴掌终是没有打下去。

秦默辰狠狠的甩开她:“滚!”

程晓月急促的扶着门,这才免于摔倒。

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腹部,沉沉的盯着秦默辰那充满厌恶和阴狠的眸子,一颗心凉得彻底。

就是刚刚那么一下,若是她没有及时的扶住门,他们的孩子是不是就没了。

秦默辰,你是不是非要用你的绝情,将我对你的爱消磨殆尽,才肯罢休?

翌日一早醒来,秦默辰已经不在身旁。

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,便往楼下走,刚走到楼梯口处时,她便看见宋诗雨迎面走了上来。

因为顾及腹中的孩子,她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,避免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与这个满腹心计的女人发生任何冲突。

只是在宋诗雨经过她身旁时,宋诗雨忽然笑着问她:“晓月姐,你是不是怀孕了啊?”

程晓月心底狠狠一惊,顿时谨慎的盯着她。

宋诗雨轻笑:“你也别惊讶,这都是默辰哥告诉我的,他说你好像怀了他的孩子,劝我不要伤心,还说他对这个孩子并无期待。”

程晓月极力的克制住心中的酸痛,面无表情的往楼下走。

宋诗雨冷冷的扯了扯唇,忽然拉住她的手,惊恐的大叫:“啊,晓月姐,你别推我啊,啊……”

程晓月一惊,心中暗叫不好。

刚想用力的挣开她的手,却不想她紧拽着她的手,带着她狠狠的朝着楼下栽倒下去。

秦默辰听到宋诗雨惊恐的尖叫声,匆匆跑来,便看见宋诗雨和程晓月接连从楼梯上滚了下来。

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冲过去,急忙抱起身子一向柔弱的宋诗雨。

“默辰哥,痛,我的身上好痛……”

“你别担心,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。”

然而就在他抱着宋诗雨转身往门外跑的时候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更为虚弱的嗓音。

“秦默辰……”


第4章

我们离婚吧


气若游丝的声音让他的心莫名收紧,可一想到程晓月这个女人诡计多端,那抹莫名的心疼瞬间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酷。

网站首页| Robots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0-2011 FuYuan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分分彩 2010 版权所有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 苏ICP备10111716号